当前位置:主页 > 咨询

在线心理咨询:炒作者的狂欢与创业者的苦恼(2)

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
浏览量:

但是她相信,借助互联网渠道能够很快传播与心理疾病相关的知识,让患者信息对称,“这样一来,那些想忽悠患者的心理咨询师,自然也就没市场了。”

于是,她叫上了几位志同道合的伙伴,利用业余的时间,打造出一个专业的心理疾病资讯发布平台。“因为资金不多,所以系统开发商只能将就了。”周茜告诉懂懂笔记,为了防止“大忽悠”在平台上发虚假广告,所以平台规定主题内容的发布者一定是官方机构,而平台本身也会聘请部分有经验的心理学专家,定期分享一些心理疾病的分析和自我调节方法,“但聘请专家需要经费,所以一开始都是同专业的同学和导师在义务帮忙。”

在线心理咨询:炒作者的狂欢与创业者的苦恼


但这个简陋的心理疾病门户,却很快让周茜发现了“金矿”。

就在2015年初,平台因为共享服务器不稳定断断续续上线一个月后,注册用户数竟然已经过万,而且在病因分析帖下的回复都十分热烈,甚至有许多注册用户以匿名的方式回帖向专家咨询病情。

“有别于传统的面诊,在网上用户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自己的心病。”在发现用户有在线咨询的这方面需求之后,周茜不得不继续央告同学和老师们抽出更多的时间,就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答。但随着注册用户数量越来越多,专家们也应付不过来了,服务器也开始经常宕机,“这些都需要经费投入才能支撑。”

她透露,最早做这个平台的初衷,是想等其有一定价值之后,通过广告等方式实现流量变现。既然用户数量增长如此迅猛,为了筹措专家津贴和服务器带宽费用,团队开始小范围内招揽些一广告投放。但因为很多医疗广告的内容都无法求证真实性,结果广告计划戛然而止。

“无奈之下,我们只能通过开辟有偿的心理咨询业务赚些费用。”有需求的的患者,可以通过选择电话、网络语音甚至网络视频的方式,让平台上的专家为其做有偿心理辅导。根据专家的水平和经验,费用大致在160-300元/小时不等。

平台采取的方式,是收入3:7分账(平台与专家),“这样一来,平台的运作经费也有了,我也不用老欠着人情,还可以面向社会,广招心理咨询专家。”

因为坚持严格的专业测试,所以平台在付费业务开展的半年里,沉淀了不少具备专业素养的兼职心理咨询师,平台的注册用户量也顺利突破了20万大关,付费用户占比8%。

“心理咨询这个垂直领域的线上平台,能有这样的成绩的确不赖,说明市场需求确实很大。”在获得一定变现能力之后,平台开始招募全职咨询师,周茜也辞职正是创业。

平台的运营和管理工作完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,除了参与经营,她还在头两个月内主导了门户平台的改版,加入在线支付和知识付费等新功能。如此全方面的投入,是因为她心里还藏着另一个大计划,就是融资,“只有借助资本的力量,在线心理咨询才能做得更大。”

在互联网医疗领域里,周茜赶了个晚集。但在互联网心理咨询领域里,她却起了个大早。

得益于对患者需求的深入挖掘,周茜的心理咨询平台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。

有“钱景”的平台,却难过这一关

在创业退烧、资本回复理性的2017年,周茜和团队却凭借坚持和专注,在春节后顺利拿到了300万的天使轮融资。虽然相比其他互联网创业企业,这笔融资的金额并不大,但在她而言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。

“团队庆祝会开完,我却笑不出来了。”周茜回忆,就在庆祝晚宴上,她却接到了大学导师的电话,而且聊了一个多小时。这位从业已将20多年的心理学教授带着哭腔告诉周茜,自己可能没有能力继续服务平台上的患者,希望明天就退出这个项目的专家顾问组,“说到最后,才知道是跟患者在电话沟通时发生了矛盾,被对方侮辱了一番。”

这位导师沟通的对象是一名轻度抑郁症患者。因为是通过电话聊天,所以很难看到患者的表情变化,只能从对方应答的语气中,尝试找到攻破其心病的关键。但不知为何,患者情绪突然爆发了,在电话中大声呵斥这位老师和所有咨询师一样都是在忽悠,想骗他的钱,并表示要投诉和举报平台。

在线心理咨询:炒作者的狂欢与创业者的苦恼


“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,和患者眼神交流很重要。”周茜强调,一个好的咨询师呈现给患者的,不仅仅是声音或一个面容,更多的是肢体语言的交流。